广东经济

付一夫:马云大手笔投资东北的背后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付一夫

  此次马云在哈尔滨祭出大手笔,叠加此前一众大佬的东北掘金之举,无异于给所有的民营企业家们打了一针强心剂。

付一夫:马云大手笔投资东北的背后

  马云又有新动作。

  日前,马云抵达“冰城”哈尔滨,先是来到哈工大做了一番交流,又前往友谊宫参观了一场优质特色农产品展,甚至还在雨中游览中央大街、吃马迭尔冰棍。

  不过,马云此行绝不是游山玩水而已。据新华社报道,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同阿里巴巴集团签署了数份战略合作协议。在与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庆伟、省长王文涛的会谈中,马云特别表示道:

  “阿里巴巴集团投资必须要过山海关,与黑龙江签约项目近期要见效。

  背后深意,耐人寻味。

  1

  近些年,东北经济颇为低迷,尤其是自2014年起,东北三省的GDP增速一直都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个别年份甚至出现负增长态势(参见图1)。

付一夫:马云大手笔投资东北的背后

  无数专家学者针对东北经济的困境做出了分析,其中被讨论的最多的,是东北日渐恶化的营商环境。

  根据世界银行的定义,营商环境是指一家企业在开办、经营、贸易活动、纳税、破产及执行合约等方面遵循政策法规所需要的时间和成本等条件。这其中,又包括微观营商环境与宏观营商环境,前者指代的是与企业本身联系紧密、且直接影响企业正常运作的各种参与者,具体涉及到企业本身、顾客、竞争者、公众等;至于后者,则是包括人口、政治、法律、科技、自然资源、社会文化等多个维度在内的外部环境。

  营商环境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同企业生存发展息息相关。一个城市或地区营商环境的优劣,往往关系到当地能否顺利招来投资项目,关系到企业家是否愿意一心一意地在当地谋发展,也关系到市场活力会否得到充分释放。而作为市场经济最为重要的主体,民营企业更容易被营商环境所影响。因此,学界常常把营商环境视为衡量一个地区市场经济活力、核心竞争力以及潜在发展能力的重要标志。

  东北的营商环境究竟如何?数据或许可以说明问题。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2017年,东北的民间投资累计增速始终为全国四大区域板块中表现最差的,2015年与2016年更是全国唯一的民间投资负增长地区,增速分别为-9.5%和-24.4%(参见图2)。

付一夫:马云大手笔投资东北的背后

  与东北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深圳。根据普华永道等机构发布的《2018中国城市营商环境质量报告》,深圳在城市对企业的吸引力和企业在城市的发展力两方面均居于全国首位,彰显出极佳的营商环境。也正因为如此,深圳既能持续吸引全球范围内的无数优质企业入驻,又能自主培育本地的优秀企业,发展活力源源不断。

  对此,相信企业家最有感触,也最有发言权。人们应该还记得,在2018年年初,知名经济学家、中诚信集团创始人毛振华在东北雪原上发出的呐喊,他在一段视频中控诉当地政府严重侵占民营企业权益,甚至声称“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来了之后,是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

  坊间流传的“投资不过山海关”,看似一句玩笑话,实则入木三分地道出了东北经济的最大症结。

  2

  归根结底,东北地区营商环境欠佳,源自其固有的经济发展惯性。

  东北大地,曾经是没落的俄罗斯贵族、溃败的哥萨克骑兵、流离的犹太人心目中的“天堂”,这里幅员辽阔,矿产资源丰富,重工业基础坚实。新中国成立后,为了重振萧然的国民经济,国家于第一个五年计划中明确提出,要“集中力量进行工业化建设”,其主要建设阵地就是东北三省。于是,作为“共和国长子”的东北,带着国家无与伦比的期许,率先从战后的废墟中苏醒,并成为了此后长达数十年的国民经济增长极。

  在计划经济制度红利的赋能下,东北经济堪称“风口上的猪”,其快速发展引来大量人口涌入,石油加工、煤炭、钢铁、农产品、木材等资源型行业对全国经济增长起到了绝对引领作用,同时诸如鞍钢、哈电、一汽、一重、沈飞、东重等一批重工业龙头也随之崛起,“铁人精神”与“大庆精神”更是成为引领全国工业发展的精神榜样。

  可硬币的另一面是:计划经济的发展思维根深蒂固,渗透到政府、企业和民众的方方面面,固化了东北的发展理念,使之成为难以扭转的体制惯性;而资源优势随着资源价格的回落、去产能的推进也变成了“资源诅咒”。加之法制化、市场化程度长期落后于建立创新型国家和服务型政府的要求,东北经济的转型步履维艰。

  值得一提的是,在长期的振兴东北计划中,国家的政策、资金和项目支持主要放在以国有企业改组改制为重点的体制机制创新上,设法通过国有企业扭亏为盈,摆脱困境。这一系列举措在无形中巩固了东北地区国有企业的绝对优势地位,强化了行政色彩的同时也放缓了市场化进程。如此一来,纵然民营经济是市场经济中最为活跃的主体,但在东北的大环境下只能处于弱势地位,很难健康成长。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