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经济

关键“引擎”平稳运行(中国经济纵深谈④)

——如何看待当前投资形势

5G来了!

6月6日,工信部向四家企业发放5G牌照;6月25日,中国移动宣布,今年将在全国建设逾5万个5G基站,明年在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商用服务。

工业互联网、智慧交通、智能医疗……众多企业瞄准5G商机,加大投资力度。专家估算,单是建设基站,5G投资就约为4G的1.5倍,8年内,5G将为我国拉动投资约1.2万亿元。

投资,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变量。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是应对外部环境变化、保持经济平稳发展的重要支撑。去年下半年以来,面对复杂严峻的国内外形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及时决策,出台一系列稳投资举措。今年1—5月,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6%,实现平稳增长。

投资增速保持平稳、结构更趋优化

烈日炎炎,海浪滚滚,盛夏的珠江口好不热闹——集“隧道、岛屿、桥梁、地下互通”为一体的深圳至中山通道建设如火如荼。总投资达446.9亿元的深中通道,将成为港珠澳大桥之后我国交通建设舞台上又一超级工程。

地势险峻,危岩奇突,狭长的大藤峡施工正酣——广西大藤峡水利枢纽年内将实现大江截流。这一累计投资170多亿元的项目建成后,不仅将带来每年60亿千瓦时发电量,还将为百余万群众解决用水难题。

去年下半年以来,面对基础设施投资历经多年高速增长后出现的回落态势,我国加快了地方专项债发行进度和项目审批速度,有力推动了一批重大项目落地。今年1—5月,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高于去年全年增速0.2个百分点。

增速稳住了,结构也更优了。不搞“大水漫灌”,追求“精准滴灌”——我国基础设施投资聚焦“补短板”,重点投向脱贫攻坚、铁路、公路及水运、机场、水利、能源、农业农村、生态环保和社会民生等九大领域,努力实现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的一举多得之效。“这些投资虽然规模不比以往,但都针对关键领域、瓶颈环节,能大幅提升基础设施投资的整体效力。”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员许召元说。

在基础设施投资增长平稳的同时,制造业投资呈现出结构优化的良好态势:1—5月,制造业投资同比增长2.7%,比1—4月提高0.2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11.9%,增速比全部投资高6.3个百分点,研发设计服务业投资增速达到27.1%。

制造业投资结构优化的背后,有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带来的强大拉动力。

“开年以来,订单不断,不少客户提早启动设备采购,工业机器人行情看涨。”李群自动化公司首席执行官孔兵感觉到,当前制造业企业推行智能制造、“机器换人”的热情不断高涨。

不转型死路一条,谋转型柳暗花明。面对竞争更激烈、需求更多元的市场新形势,不少传统制造业企业主动开拓、积极转型。1—5月,制造业技术改造投资增长15%,增速比1—4月提高0.1个百分点,高于全部制造业投资12.3个百分点。

制造业投资结构优化的背后,也有新动能蓬勃发展带来的旺盛驱动力。

“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发展,动力电池产业市场持续增长,公司现有产能已经跟不上市场节奏了。”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投资至少46亿元进行扩建,进一步完善布局,提升产品竞争力。

新技术、新产品、新业态、新商业模式……新动能绽放出的生机活力,使新投资机会大量涌现。今年1—5月,我国高技术制造业投资增长10.2%,增速高于全部制造业投资7.5个百分点。

“随着供给侧改革的持续推进,传统产业企业不再执着于扩张产能,而将更多资金用于提质增效,使技改投资快速增长。同时,代表产业发展方向、能满足消费升级需求的新兴产业企业都在抢抓机遇、扩大投资。”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副主任王远鸿认为,制造业投资的分化既体现出新旧动能的转换,也有利于结构调整的加快。

投资增速虽有波动,但仍有巨大空间和充足潜力

看到投资总体平稳的同时,也有一些人关注到我国投资增速的波动——前5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较去年全年下降0.3个百分点,较前4个月下降0.5个百分点。他们猜测,外部环境之变会不会是导致中国投资增速放缓的首要原因?

经济学界的研究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刚在广东东莞、佛山等地走访了多家企业的王远鸿认为,若将当前影响企业投资意愿的因素排序,“市场供需变化”居首,其次为“成本上涨压力”,“外部不确定性增加”则排在最后。

“看问题,要抓住主要矛盾。我们不能否认外部环境变化给投资带来一些影响,但也要认识到,稳投资的关键仍是‘做好自己的事’。”国家统计局副局长盛来运表示。

“做好自己的事”,首先要辩证认识当前投资增速的波动。

一方面,要保持清醒,正视制造业和基建投资增速回落。

若将今年前5个月的投资增速与去年同期相比,房地产投资提升了1个百分点,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则分别下降了2.5、5.4个百分点,成为投资波动的主要原因。

再往深究,制造业投资增速放缓,主因在于民间投资动力不足。今年1—5月,民间投资同比增长5.3%,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8个百分点。“在制造业领域,民间投资比重约占八成。当前,国内传统产业的供需结构性矛盾比较突出,一些行业利润率还比较低,不少民营企业已经认识到‘铺摊子’行不通了,但对怎么‘上台阶’还有些迷茫。”王远鸿分析道,内生动力不足依然是投资增速放缓的根本原因,“国际市场不确定性仅带来一定的叠加影响。”

“基建投资从过去两位数的高增长回落到现在的4%,主要受前期清理规范地方政府债影响。投融资模式的改变,导致一些基建项目落地较慢。”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说。

另一方面,要坚定信心,看到我国投资平稳增长的底气与潜力。

目前,我国人均资本存量水平仅及发达经济体的1/5左右,人力资本积累和物质资本积累都还有很多潜力可供挖掘。2018年,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为59.58%,比处于相同发展阶段的上中等收入国家平均水平约低6个百分点,与高收入国家差距更大。

“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尚未解决,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和广大农村地区的基础设施短板依然突出。”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刘立峰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等一系列区域发展战略的落地,以及新型城镇化战略的推进,都将带来持续增长的投资需求。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